由于冠狀病毒迫使在線學習,一個貧窮的學生在香港落後

當香港私人補習學生溫迪(Wendy)在網上數學補習課堂上從補習老師那裡收到一個問題時,她爭先恐後地取消了媽媽手機的靜音功能,但屏幕卻一直凍結,原來她已經用完了每月5 GB的數據配額。

補習老師老師在她缺席之前重複了兩次問題。 自1月份以來,由于冠狀病毒,中國的城市的學校關閉,在家中轉向在線學習的做法令私補老師,家長和學生感到沮喪。 隨著美國和歐洲學校的關閉,世界其他地區可以期待的跡像也表明,此舉加劇了貧民與貧民之間的學習差距。 為了防止病毒傳播,一些非洲國家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的學校也已經關閉,大多數學校已轉向在線教學。 對於像Wendy這樣資源有限的學生,學習突然變得更加困難。 “當數據超出限制時,由於視頻變得非常慢,我聽不清老師說的話,”這位12歲的男孩在她的一居室,鐵皮屋頂的房子裡說,失業的48歲母親艾達。他們以不公開其姓氏為條件發言。 “有時候,當互聯網連接真的很差時,系統會將我註銷,” Wendy補充說。她確實擁有教堂捐贈的筆記本電腦,但無法負擔寬帶費用,因此電話是她上網的唯一手段。 致力於減輕貧困的非營利組織社區組織協會(SoCO)估計,大約100萬人口中有237,100名香港兒童來自低收入家庭。 “教育政策是停止上課而不是停止學習,” SoCO說。 “但是缺乏資源的基層學生被迫停止上課和學習。” 溫迪被這些限制激怒了,她轉向砍木頭和發現自己輕鬆的家庭活動。 艾達(Ada)含淚地說:“她可以而且想學習,但由於流行病她現在不能學習。”在溫迪最喜歡的番茄蛋湯湯在他們與中國大陸接壤的鄉村住宅中享用午餐之前,她哭了起來。

 

香港教育大學二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二的父母,不論收入多少,都認為自己的孩子在家學習困難。 SoCO對近600名低收入學生的調查顯示,超過70%的人沒有計算機,而28%的人沒有寬帶。 政府教育局表示,政府機構將為互聯網訪問和計算機購買提供補貼,而學校可以藉用筆記本電腦,並與值班人員通向需要親自學習支持或在家中沒有看護者的學生。 。 艾達(Ada)負擔不起足夠的口罩,並且不願意讓溫迪(Wendy)定期往返兩個小時。 錢不是唯一的問題。少數族裔人權組織香港Unison的執行董事Phyllis Cheung表示,由於語言障礙,他們聯繫的30個家庭中有80%無法幫助做家庭作業。 她說:“如果您不懂中文,就不會理解說明,更不用說教孩子們了。” 其他父母無法留在家中幫助孩子。 “如果您是在安全部門工作或當街頭清潔工,這些都不是您在家可以做的工作,”張說。 旨在幫助低收入學生跟上較富裕的同學的補習班和課後計劃也被暫停,這些富裕的同學經常接受私人補習,或者他們的受過良好教育的父母可以幫助做家庭作業。 “學習差距會越來越大,”香港小學老師梁說。他只姓自己,以避免引起學生的注意。 溫迪在冠狀病毒爆發之前在她的班級中排名第五,該病毒已經殺死了香港約200名患者中的四名。由於已經缺席幾次,她擔心自己的出勤率達不到80%的要求,這對她成為一名醫生的努力造成了挫折。 她談到自己的未來時說:“如果有流行病,我可以去幫助病人。”